首页
-风险投资咨询

中关村银行郭洪:全球银行业转型创新,方向是“智慧金融”

发布机构:政府办发布日期:2018-06-20

20180605 来源:亿欧作者:点击: 28

 

 

中关村银行董事长郭洪曾说过:“中关村银行的成立,不是赶时髦,而是受到使命和情怀的驱使。”作为北京市首家民营银行,中关村银行地处全国创新创业圣地,从成立初始就拥有天然的创新基因,同时也肩负着重要的历史使命。它将自身定位着眼于打造“创业者的银行”,专注服务科技创新,积极促进科技金融深度融合。

围绕金融科技与业务发展的相关问题,本刊记者专访了中关村银行董事长郭洪,让我们一起近距离了解这家独特的“创业者”银行。

专注科技金融积极服务“三创”

记者:中关村银行成立于2017年6月,作为一家新兴的民营银行,其独特的市场定位(创业者的银行)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关注。请问董事长,这样的市场定位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郭洪:中关村银行是一家与众不同的银行,当你走进这家银行就能感受到它与其他银行的不一样之处,而这种不一样主要来自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使命不同。我们的使命是服务于创新创业,推动行业转型升级,助力全国科创中心建设。

二是定位不同。中关村银行的定位非常鲜明,我们全行专注于做一件事,那就是科技金融,我们致力于促进科技与金融的深度融合。坚持用科技创新来引领金融创新,同时让金融创新来服务科技创新。

三是服务对象不同。我曾经在中关村管委会工作,那时我总结中关村有“三剑客”,这“三剑客”便是“创客”“痛客”和“极客”。“创客”指的是各种各样的创业者;“痛客”是指能够找准痛点并解决痛点的创新团队;“极客”是技术狂人。而中关村银行身处在中关村这样一个极具创造性的生态系统中,必然要体现出自己独特的价值,所以我们的服务对象是“三创”,即“创客”“创投”和“创新创业型企业”。“创客”既包括“大咖”“小牛”等群体,也包括“草根”创业群体;“创投”泛指为初创的高科技企业提供股权融资并帮助其成长的投资机构;“创新创业型企业”既包括初创期企业,也包括在高成长期和已上市的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总体来说,我们服务对象的范围是处于各领域和不同发展阶段的,持续性创新的个人、机构和企业。这种创新包括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管理创新等各方面的创新。

四是发展战略不同。我们的战略是“一体两翼”,“一体”是银行这个主体,中关村银行注册资本40亿,用友、碧水源等11家上市公司作为股东,是持牌的金融机构;“两翼”中一翼是投资、一翼是科技。

五是业务模式不同。我们的业务模式分为“投贷联动”和“场景智慧金融”。在投贷联动方面,我们计划在股东支持下,在体外成立一个和银行并行的投资公司。中关村银行作为一个创投银行(GPBank),我们要和优秀的投资机构合作,用创投的思维和模式,来设计银行的产品服务、风控体系、业务模式等,并积极实践普惠金融,发力场景智慧金融。

持续转型创新打造智慧金融

记者:科技引领和创新驱动已成为银行业面向未来,实现高质量发展,提升价值创造能力的关键战略。在当前金融科技发展如火如荼的今天,中关村银行在金融科技建设上有哪些创新的亮点?

郭洪:今天我们看到全球的银行业都在做两件事:一是转型,二是创新。“中关村银行”虽然是初创银行,一样也有着持续的转型任务,转型和创新的方向是“智慧金融”。银行业的发展从电子化到电子银行、直销银行,到互联网金融,直到今天以金融科技为代表的“智慧金融”出现,它们在不同时期都解决着不一样的问题。

我们的金融科技建设以数据为基石,注重内外部数据、场景数据的融合。对于外部公开数据,我们在客户授权下取得包括工商、ERP、财税、司法等数据,同时不断挖掘银行业内部数据,如人行征信数据等。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自建场景、共建场景、融入场景的方式拓展数据来源,不断夯实智慧金融的基础。中关村银行在探索中推进智能化、信息化平台建设,充分利用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前沿创新技术。我们将在客户营销、需求洞察、产品设计、风险控制、内部决策整个过程,探索新技术对金融业务创新的有力支撑和持续驱动,建设智能客服、精准营销、智能投顾、智能风控、智慧运营、辅助决策为一体的智能化业务支撑平台,引领业务快速发展。

此外,传统银行的科技往往是从前、中、后台的“部门需求”出发,是IT思维。而互联网公司的出发点永远是从“用户需求”出发,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并且快速迭代,是互联网思维。两者设计核心系统和应用的时候,差别非常大。中关村银行坚定拥抱互联网思维,坚持“平台+用户”的模式,以客户和用户为中心,打通“横向”“纵向”和“端到端”的三大数据流,以实现全方位、全过程、全领域的数据实时流动与共享,实现跨部门“数据互联互通”能力,使得全行各层次、各部门都可以洞察客户需求并为服务客户做出努力。

记者:加快科技与业务深度融合,促进金融创新发展,是每家商业银行的宏伟愿景。请问董事长,中关村银行目前有哪些战略布局助力业务场景与新技术深度融合,进而实现技术价值向业务价值转化?

郭洪:“数字经济”是一个大潮流和趋势,但不是说只有全新商业模式的互联网公司才是数字经济代表,我们更加看重的是传统行业“互联网+”和“AI+”的数字化转型。在如今的移动互联网大潮中,传统行业是否把握住了机遇,利用好前沿科技,跨界融合创新,成为了它能否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关键。比如,养猪这个在中国已经有几千年历史的农业活动,绝对属于传统行业,我们的战略客户和合作伙伴利用互联网技术和思维,围绕“猪服务”和“猪交易”构建出了一个千亿规模的新型生态。类似这样的机会蕴藏在各个细分的传统行业,等待着我们用“互联网+”“AI+”和银行的服务去发现和培育。在数字经济的战略布局中,中关村银行坚持“场景化+平台化”的业务模式,以金融科技作为核心竞争力,持续提升构建和链接场景的技术能力。中关村银行规模不大,但却有着大的使命,我们必须按照“生态融合”的模式与更多的场景和平台合作共赢,采用自建场景、共建场景、融入场景等多种合作模式,采用线上线下融合的服务方式,让中关村银行更懂客户、更懂场景、更懂合作伙伴。

在中关村银行,创新驱动代表着一种理念,而不是简单的技术与业务的结合。我们处在中关村核心区,是全国创新创业最为活跃的地区,代表着最佳的科技创新生态,这就表现在更接近场景,更接近创新,更加追求技术价值向业务价值的转化上。

狠抓需求痛点创新产品服务

记者:数字普惠金融以其低成本、高速度、广覆盖的优势,正在实现传统普惠金融数十年都无法企及的目标。但是数字普惠金融在其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不和谐的乱象。关于创新与风险的平衡,您如何看待?如何解决数字普惠金融当前的痛点?

郭洪:发展普惠金融的初衷是以可负担的成本为社会各界提供融资机会,尤其针对城市低收入者、农民、小微企业主面临的难题,首先是融资机会,然后是融资成本。传统方式开展普惠金融遇到的困境主要在效率和风控两个方面,而数字普惠金融,提供了一种突破的新思路,我们中关村银行正坚定地朝着这个方向试验。

首先,数字金融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分析等技术,为高效解决这些广泛、小额、高频、分散的金融服务奠定基础。我们思考过一个问题,每笔金融业务的价值与其可以负担的服务成本之间的约束应该如何平衡。普惠金融小额分散的特点,决定了其匹配的(也是经济的)服务方式,只能是利用数字化方式来提供。

其次,数字普惠金融天然依赖场景。客户需求的捕获非常依赖场景提供的服务机会,尤其是普惠金融这种广泛而普遍的需求。举例来说,全北京租房的人群大约分散在一万多个小区,我们如果按照传统方式跑断腿也找不到客户。但如果具体到一个在线服务场景,他们的需求就能聚集到一起,有关客户的身份识别、风险判断、历史行为分析都依赖于他在这个具体而明确的场景中所产生的数据痕迹。如果不坚持融入场景,将难免被风险倒逼从而走向高利贷模式,这样一来既会产生金融风险,也可能引发社会问题。这也是我们一贯坚持数字普惠金融依托场景发展的一个原因。 

在中关村银行,我们落实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举措可以概括为三点:“培育细分行业平台”“深度融入场景”“扎根于全国科创中心战略高地中关村”。

培育细分行业平台,主要是利用投贷联动的优势“抓龙头”,致力于不断发现和培育下一个独角兽。针对具有高成长潜力的细分行业,为发展初、中期的企业提供认股权贷款支持,陪伴其成长为细分行业的龙头,进而围绕他们来形成更多的场景生态。同时,我们会保持定力,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创新创业的初心,更加关注和服务拥有前沿科技、硬科技创新能力,同时具有独特商业模式的创业企业,特别是用互联网、人工智能实现传统行业转型升级的潜力企业。

深度融入场景,是源于我们与每个合作伙伴共生共赢的意愿。通过将中关村银行金融产品、服务嵌入场景,为场景赋能,做线上消费金融和线上供应链金融。一方面激活了场景,提高用户在场景中的粘度;另一方面也为金融服务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尤其是用户大量的小额消费金融需求,将会得到及时满足。在此基础上,更深一层的融合将体现在对产业链上下游的延伸,为场景提供商品、服务和其它能力的企业,也将受益于我们的线上供应链金融服务,目前我们与一些平台的合作已经达到了这样的深度。

最后,扎根在中关村这个全国科创中心的战略高地,服务创新创业是我们的使命。北京中关村地区已经成为全国的科技创新高地,拥有全国近半数的独角兽企业,每年新创办科技企业两万多家,不断涌现改变行业的创业者、创业团队。通过为他们提供服务,我们能将中关村银行的数字普惠金融服务输送到全国各地,送达更多的创业者,在帮助他们实现创业梦的同时,也为实现我们自身所承载的使命与责任而不懈努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